三公游戏
当前位置:主页 > 世相新闻 >

【转载】我眼中的好医生标准,我的医学人文观

来源:小编 | 发布时间:2019-01-06

做医生有三大禁忌:无知、冷漠和道德缺失 “西方医学之父”希波克拉底早在2000多年前,就对医生提出了4点基本要求:学习能力、判断力、仁爱和正直。其中前两点是能力要求,后两点是人文要求——能力与人文各占一半,可谓一针见血。 医学不仅仅是自然科学,也是社会科学,是最能体现人文关爱的一门学科。西方医学的传统观念认为,一名合格的医生必须各项能力是合格的,具有知识、智慧、怜悯之心、正直、有领导力、学会中立,有系统观,要仔细、谦卑、稳重。这些词大部分都跟人文素养有关。 保持“中立”,即不管是腰缠万贯的富豪,还是亲戚朋友,或是普通病人,医生都要尽心尽力地对待。就像我们从医之初的誓言一样,不管对方社会地位、经济基础、政治信仰怎样,都一视同仁。所以,做医生的三大禁忌,是无知、冷漠和道德缺失。 希波克拉底说:“凡我所见所闻,无论有无业务关系,我认为应守秘密者,我愿保守秘密。”保护患者的隐私是非常重要的。有时,我们在电梯里就能听到医生的议论,说某某病人的情况怎么样,大家都评论一番。又如在门诊中,到底有多少医生能把门关起来,给病人一个空间,让他真正说几句心里话呢?我们的医生护士需要更多地为病人着想。 医学人文的本质:良心+爱心 医生最重要的是有一颗人文心。做医生与学数理化不一样,不能说心跳101次是窦性心动过速,心跳99次就一定是正常心率。医学思维要思辨,要综合分析,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。 另外,敏锐的感官、灵巧的双手、厚实的专业、良好的心态对医生来说也非常重要。厚实的专业基础就是“基础知识+ 系统知识+ 专业知识+ 个别技术知识”,四位一体,逐级提升,才算厚实。在现代社会,团队和领导力、尊重客观事实、经验和循证的结合、优秀英语水平及出色的教学和研究能力,也逐步成为衡量好医生的标准。 医学人文的本质就是四个字:良心、爱心。什么叫良心?就是不要做故意伤害病人的事。作诊疗决断的时候,选择治疗药物的时候,要多为病人考虑,从他们的角度来决策。爱心是什么?直白地讲,爱心就是把病人视为自己的父母和兄妹。良心是行医的底线,而爱心是无限的。 总之,我们要做治“病人”的医生,不要做治“病”的医生,更不要做治“病变”的医生。 关于爱心的故事 在这里,我要讲几个关于爱心的故事。 无痛的概念 大家知道拔牙什么时候最痛?打麻药的时候。前几年,我听说国外一个牙科团队为了减轻病人拔牙的痛苦,他们选择先给病人闻一种麻醉气体止痛,之后再拔牙。这就是现代医学的“无痛”理念。 隐私的保护 现代社会,人们对隐私的保护非常重视。比如诊室不要让那么多人进去、电梯里不要议论病人、护理台上不要放病人信息表……不尊重病人隐私的医院,不是一个好的医院,或者说是管理上有问题的医院。 职业与专业 梅奥医院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:一位医生穿着西装去看一位糖尿病足的病人。医生走到病人旁边,很自然地单膝跪下去,双手端起病人的脚来闻闻,看有没有异味。这一跪、一闻,我们能做到吗?这就是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士。 洗手显爱心 洗手看似简单,里面大有学问,饱含爱心。很多医生是看完病人才洗手。为谁洗?为自己洗,因为洗手之前接触了病人。洗手首先是为病人,同时也为我们自己。医生看病人之前,就应该洗手。 教学查房也要显爱心 美国医生在带教查房的时候,跟病人沟通的仅仅是有关病情的事情。讲完后出门,还要把门关紧,再来讨论学术问题。 知情同意书中的爱心 我曾跟美国人一起设计过知情同意书。他们是这样描述的:“我在做这个手术的过程中,可能会造成你心肌的轻度破口。这个破口会导致血外流,使心脏外层的两层膜之间分离,然后压迫你的心脏使得心脏泵不出血。这时,我会想办法用一根管子帮你引流血液。”然后,再将后果是什么、发生危险的百分率是多少交代清楚。这样的知情同意书,就不是那么冷冰冰的。 告知患者哪些事医生不会做 国外一些医院会如实向公众宣布他们哪些会做,哪些不会做。比如,有家医院不看小孩的病,就会及时让民众知道,你们要到儿童医院去看病。这也是美德和爱心。 听诊器暖一暖 在中国台湾地区,他们会把耦合剂先加热到合适的温度,再用到患者身上。加热需要钱,而且这个钱也没办法收费,但他们就是这么做了,彰显的是爱心。 领带的故事 因为衣着整洁也是礼貌的象征,表现出对病人的尊重。领带是紧扣领子的,有点约束、提醒的意思。我们在治疗的时候,在手术的时候,把领带提一提,想一想这样做到底行不行、对不对,对病人是不是有利。 好医生应该具有三个“H” 裘法祖、张孝骞、黄家驷、吴阶平、林巧稚、吴英恺……这些前辈的名字,我们都如雷贯耳。他们是人民眼中的好医生。裘法祖曾说:“德不近佛者不可为医,才不近仙者不可为医。”品德像佛一样、才能似仙一样的人才可以当医生。 张孝骞说得很对,医生对每一位病人都要“戒、慎、恐、惧”。因为每一位病人都不一样, 每一次病情都不一样。所以,我们说医生有3种:真正的医生,治“病人”;医匠,治“ 病” ; 还有就是医“死”,对病人没有帮助,只能让病情恶化。 梅藤更是苏格兰人,是浙医二院的前身广济医院的首任院长。他不仅创建了当时名闻全国的广济医院,还在莫干山脚下创建了麻风病院,也就是现在的武康皮肤病防治所。那时候,人们对麻风病的恐惧心理与现在的艾滋比起来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我时常在想,一个出生高贵的医师,离乡背井服务45年,还收治麻风病人,真是了不起!他还告诉我们,好的医生应该具有三个“H”:H e a d 是知识, H a n d 是技能,Heart就是良心。(转自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官方微信) 编辑:宣传部 投稿邮箱:LYZYYXCK@126.COM